<mark id="9zx3p"></mark>

<option id="9zx3p"><dfn id="9zx3p"><option id="9zx3p"></option></dfn></option><delect id="9zx3p"></delect>
<button id="9zx3p"><xmp id="9zx3p">

<button id="9zx3p"></button>

<mark id="9zx3p"></mark>

<mark id="9zx3p"><div id="9zx3p"></div></mark>

<mark id="9zx3p"></mark> <mark id="9zx3p"><div id="9zx3p"></div></mark>

寧圣新聞 > 研究報告 > RegTech2.0的出現:從了解您的客戶到了解您的數據

RegTech2.0的出現:從了解您的客戶到了解您的數據

2018-06-02

http://www.nicolabarneywebdesign.com/nsjt_files/ueditor/upload/image/20190902/1567386857672076867.jpg

摘要: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后,監管變化和技術發展從根本上改變了金融市場,在這兩個因素交織在一起的背景下產生了監管科技(RegTech)。監管科技的特點在于應用技術,特別是是信息技術來實現監測金融業務的風險和合規。

迄今為止,RegTech一直致力于實現風險報告和合規流程的數字化,這將為金融機構和監管機構節省大量成本。 不僅如此,RegTech還具有更大的發展潛力,即可以形成近乎實時和信息對稱的監管機制,以識別和處理風險,同時更有效的促進金融市場的法規合規化。

我們認為,鑒于技術的發展和變革日新月異,必須通過數據、數字身份和監管機構三者之間的聯動來尋求新的監管突破。金融科技(FinTech)的發展,新興市場的快速發展以及近期各國監管機構在制定監管政策方面的積極態度,這些因素都將促使監管模式向更高層次變革。

1、引言

監管和技術的發展正在以過去不可想象的方式改變金融市場。金融科技利用技術提供金融解決方案,而這是引起金融領域一系列變化的一個方面。金融科技的迅速發展需要RegTech的協同發展。'RegTech'是”監管”和”技術”的縮寫,即通過信息技術,實現市場監督、風險預警和內控合規流程自動化,以保障高效的風險識別和合法合規。

最近,金融服務行業成在面臨兩大痛點:一是費用方面,08年金融危機后的罰款已經超過了2000億美元,監管和合規的成本問題已成為全行業主要關注的問題;二是收入方面,金融科技公司的競爭預計將帶來4.7萬億美元的收入風險,這些因素正在推動RegTech的發展。與金融科技一樣,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代表了RegTech發展的一個轉折點。但是,RegTech的影響因素和受益者是完全不同的。金融科技的增長一直由創業公司(現在越來越多地與傳統金融機構合作或被傳統金融機構收購)領導,而RegTech的發展主要是為了應對監管機構和政策制定者順應新制度所需要的巨大成本。

對于金融服務行業而言,監管義務的成本大幅增加,因此在一項調查中,87%的銀行業首席執行官認為這些成本是監管中斷的根源。RegTech為更高效的風險預警和合規體系提供了強有力的經濟支撐以更好地控制風險并降低合規成本。此外,報告給監管當局的數據量和類型的大幅增加是合規和監管流程自動化的重要保障。對于金融服務行業而言,將技術應用于監管和合規有助于大幅提高效率并實現更好的發展。

對于監管機構,RegTech提供了一種可量化風險的監管工具,通過數據的訪問和管理可以對市場和市場參與者進行更細化和有效的監督。這可以在金融危機到來之前,提前發現和解決監管缺失,將風險降到最低程度。此外,將技術應用于監管有助于監控金融市場參與者,而這些參與者正因新的金融科技的出現而日益分散化。

提高風險預警的準確性和降低合規成本并不是新的課題。但是,隨著金融服務行業數字化趨勢,手動和自動合規監控的準確性與成本之間的差距正在擴大。結合數據研究的最新進展,RegTech的發展可以理解為監管流程自動化,從而大幅降低合規成本以及監管罰款的可能性。

法規受益于風險預警和合規流程的自動化。這一趨勢正在為行業帶來實質性成本節約,并為監管機構提供搞笑的的監管工具。事實上,實時、信息對稱的監管制度正在出現,監管流程的自動化和精簡只是朝向更好和更有效的監管框架的漸進式發展。

2、RegTech 發展動力

全球金融危機和金融危機后金融監管改革改變了金融機構的運作方式,減少了其冒險行為、盈利能力和業務范圍。除了監管處罰的直接成本之外,危機后新的監管措施大量增加了金融機構的合規負擔。

這些變化是危機后監管改革任務的目的。這種新的監管環境是RegTech出現背后的主要驅動因素。

隨著監管、經營和合規環境顯著變化的的出現,促進了金融科技的迅速發展。雖然金融科技作為一個術語在過去三年中才獲得普及,但金融與技術的聯系歷史悠久。

如今,金融科技對全球金融體系的各個領域都產生了影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中國。在中國,阿里巴巴(Alibaba)、百度和騰訊(Tencent)等科技公司改變了金融業,并為監管者和監管機構帶來了新的挑戰。此外,自2016年以來,美國、澳大利亞、新加坡和英國等國的監管機構一直在積極致力于更好地了解金融科技市場動態,并制定新的監管措施。

在不久的將來,技術在監管和合規方面的應用為已成立的金融公司實現了大量的成本節約,并可能給新興的金融科技初創企業、IT和咨詢公司帶來巨大的機會。RegTech將通過降低過剩的監管成本和從監管者的角度來提高效率,在一家公司違約后迅速對其開展調查。然而,RegTech提供了更多的信息:通過深度學習和人工智能過濾器,獲取持續監控能力的潛力和接近實時的洞察力,希望能夠提前發現問題,而不是事后采取強制行動。

從長遠來看,雖然金融科技天然專注于金融領域,但RegTech從監控企業的環境合規到實時跟蹤航班的全球位置具有廣泛應用的潛力。隨著我們的金融體系從基于Know-Your-Customer('KYC')原則發展到Know-Your-Data方法,一個從數字身份到數據主權,再到金融領域以外領域的全新的監管模式都將會發展。

從市場動態的角度來看,自2008年以來,FinTech一直是由初創企業和IT公司領導的自下而上的運動,而RegTech則是針對自上而下的機構需求而成長起來的。因此,RegTech包含三個不同但互補的參與者。

到目前為止,RegTech的發展主要是由希望降低成本的金融服務行業推動的,特別是考慮到監管罰款和結算已經增加了45倍。下一階段很可能由監管機構推動,尋求提高監管能力。因此,我們可以期望RegTech更多地關注B2B的解決方案,而不是FinTech部門專注的B2C以及B2B的解決方案。

3、RegTech的出現

傳統金融機構,特別是大型全球性銀行,一直是2008年后RegTech發展的主要推動力,這源于他們對有效工具的興趣以應對新的復雜的監管和合規要求。上世紀90年代,隨著監管機構非常依賴這些監管系統,金融機構開始密切地將技術應用于風險管理和合規。但是,全球金融危機從根本上改變了這種模式。自危機發生以來,全球監管機構開展了深遠而廣泛的監管改革,推動了全球主要金融機構信息技術和合規性的發展。全球公司正在開發全球集中風險管理和合規職能以應對變化的監管和合規環境。

全球金融監管的歷史是應對危機的監管措施發展的歷史。例如,20世紀70年代大規模的金融自由化和放松管制之后,緊接著是1982年的發展中國家債務危機,這反過來又推動了1980年代后期第一個關于資本充足的巴塞爾協議。

在實踐層面,國內涌現大量機構開發基于底層區塊鏈技術或完全不含區塊鏈技術的加密數字貨幣(以下稱“代幣”或“虛擬貨幣”),以及首次代幣發行(ICO)的行為,進行社會融資。就現有法律框架來說,代幣不具備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因此被定義為涉嫌從事非法金融活動,隱藏巨大的風險。在對待代幣和ICO事項上,近期的監管態度也較為明晰。

從金融機構的角度來看,20世紀60年代末到全球金融危機是一個范圍和規模不斷擴大的時期,全球大型金融集團達到了頂峰。這發生在有機增長和并購的過程中。1999年,旅行者和花旗銀行合并,形成了花旗集團。

隨著金融機構跨地區和行業擴大他們的范圍和規模,它們面臨著越來越多的運營和監管挑戰。這導致了風險管理和法律、合規活動的大量產生,特別是在整個1990年代和2000年代期間。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隨著金融變得越來越量化,IT變得越來越強大,金融機構通過使用金融科技實現風險的管理。這種結合反映在金融工程的出現和主要金融機構重視風險(VaR)系統的建立。這些系統是金融危機前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危機本身的最大風險和失敗之一。到21世紀初,金融行業已經對通過應用量化金融和IT來管理和控制風險的能力變得過于自信。

監管機構也對這種量化IT框架管理風險的能力過于自信,正如《巴塞爾協議II》(Basel II)對定量內部風險管理體系的嚴重依賴所表現出來的那樣。從本質上講,監管機構將金融監管的主要方面外包給了最大行業參與者的內部風險控制機制。

依賴于行業和監管機構的量化風險管理系統是RegTech的第一次迭代,即RegTech 1.0。金融行業與監管機構之間的危機前的伙伴關系,基于定量的內部風險管理系統,提供了一種虛假的安全感和信心,讓GFC崩潰?;诹炕膬炔匡L險管理體系給金融行業與監管機構之間危機前的伙伴關系提供了一種不真實的安全感和信心,認為全球金融危機不可能再發生。

4、球金融危機的影響

到目前為止,傳統的金融機構及其風險管理和合規需求一直是RegTech解決方案的主要驅動因素和市場。盡管金融服務行業長期以來一直是自動報告和合規工具的主要用戶,但自2008年以來,隨著監管成本的增加,金融機構增強了采用數字化和自動化流程作為履行監管義務的默認方法的動機。

RegTech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歸因于全球金融危機后復雜、分散和不斷演變的全球金融監管體制。過度依賴復雜、規范和冗長的監管規定,導致監管機構和被監管者的大規模合規和監管成本。為了應對日益增長的監管復雜性,開展財務監督不可避免地要求在數據報告、匯總和分析中要求更高的粒度、精度和頻率。

以巴塞爾協議III下的資本和流動性監管為例,英國,美國,歐盟和其他國家的壓力測試和風險評估以及20國集團(G20)、金融穩定委員會(FSB)在Dodd-Frank或歐盟的EMIR框架下達成了一致同意并以相互矛盾的方式實施。由于監管負擔日益增加,合規成本顯著上升,這自然會要求合規技術創新和有前途的解決方案。據Let's Talk Payments報道,“金融機構每年在合規方面的支出估計超過700億美元”。在這種情況下,業界轉向RegTech尋求具有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也就不足為奇了。

第二,不斷深化的監管碎片化給金融機構帶來了額外的合規負擔。盡管政策制定者推動了類似的危機后改革,但市場間實施這些改革的規則從略有不同到明顯不同。監管重疊和矛盾導致金融機構轉向RegTech以優化合規管理。

第三,迅速演變的后危機監管格局給未來監管要求帶來了不確定性,使金融機構提高了監管合規方面的適應性。使用RegTech可以教會金融機構如何通過迭代建模和測試來確保在變化的環境中遵守規則。

最后,監管機構本身也在積極探索使用RegTech以確保金融機構能夠以一種積極的方式遵守規則。RegTech可以通過幫助金融機構理解更接近實時的、創新的產品和復雜的交易、市場操縱、內部欺詐和風險,這增加了監管者的價值。

從本質上講,RegTech體現了改進管理流程和相關法規遵循的技術解決方案。新技術的發展(如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還允許新形式的市場監測或報告過程。正如文中指出的,這最初是由危機后的監管改革推動的,技術的應用是促成因素。例子包括反洗錢(AML)和KYC合規要求和審慎監管報告及壓力測試合規要求。

顯然,我們仍處于RegTech進程的早期階段,但它正在迅速發展。舉個例子,2014年,高盛在印度班加羅爾建立了一個新辦公處,擁有9000名員工。班加羅爾已經是高盛的第二大辦公室。其他主要金融機構,包括摩根大通、花旗銀行、摩根史坦利、巴克萊、德意志銀行、匯豐銀行和渣打銀行,在印度,特別是班加羅爾、孟買、新德里和金奈,都有大量的員工集中支持。它們不再是傳統的后臺辦公室或呼叫中心業務,而是越來越多地專注于整合全球風險管理和監管合規。在客戶培訓、開戶和了解客戶的操作情況下,這些功能可能集中在印度(或其他地方),用于全球金融服務公司的整個業務。

同樣,在全球開展廣泛的審慎監管機構的報告要求背景下,金融機構現在希望通過集中操作實時收集全球所需的數據以便:首先,機構及其管理層對運營和風險情況有更清晰的了解,其次,信息可以根據需要重新包裝以滿足監管機構的要求。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操作類似于2008年前的交易大廳,有一排排的辦公桌,配有電話和多個屏幕,以便在整個機構中持續監控和溝通。

從監管的角度來看,這些操作很有趣:一般來說,它們是獨立的子公司,在其管轄范圍內不受銀行監管,因為它們不從事需要許可和監管的“銀行”活動。相反,它們往往受到它們提供支持的集團實體管轄范圍內的國內外包規則的制約。

其結果是,出現了一種完全不同的解決合規問題的方式,一種是由技術和監管變革驅動的,由當今最先進的RegTech級別構成,這是后危機時代的RegTech2.0的第一個元素。在行業中日益流行的RegTech要求監管機構在其內部流程中調整和采用技術,這包括后危機時代的RegTech 2.0的第二個元素。

5、REGTech 2.0的第二個組成部分:監管機構

在人力資本和預算方面,監管者通常被視為資源不足,尤其是在獲取和實施技術方面。盡管這通常是在監管部門中實現RegTech發展的主要障礙之一,但監管機構在技術和監管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功。

相對于私營部門而言,監管機構采用RegTech存在滯后性。盡管如此,大型市場事件促使監管(再)行動。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監管機構一直積極使用技術來監控和加強交易所證券市場的市場誠信,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全球領先。此外,監管機構和金融業長期以來一直密切關注針對跨境電子支付系統以及證券交易和結算系統的問題提供強大的技術和監管解決方案。然而,隨著向監管機構報告的信息數量不斷增加以及諸如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等新技術的出現,在自動化市場監管,消費者保護和審慎監管方面還有很大的潛力。監管機構也受到金融科技創新步伐的挑戰。

RegTech在金融行業尤其是大型全球金融機構和基礎設施提供商(如支付系統和證券交易所以及結算和結算系統)的發展非常迅速。然而,IT行業的IT系統與監管機構IT支持的解決方案仍然存在很大差距。監管機構越來越意識到這一點,因為他們需要處理后全球金融危機監管變化所需的大量報告和數據。鑒于這些數據流旨在確保財務穩定性和市場完整性,監管機構需要開發適當的系統以監視和分析這些數據集。

5.1、大數據:用分析工具匹配報告

到目前為止,反洗錢、 Know-Your-Customer已經為RegTech的發展提供了一個豐富的領域,而金融服務行業(尤其是可疑交易報告)所提供的信息,是監管機構開始考慮技術解決方案進行監測和分析的領域。

監管機構未能發展IT能力以使用對報告要求作出反應的數據將嚴重影響這些要求的政策目標的實現。這也為監管機構和學術界之間的合作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機會(特別是在分析數據集方面具有高度發展能力的量化金融和經濟學學者)。這種合作為監管機構提供了巨大的潛在利益以支持金融穩定、市場誠信和對市場行為和動態的更深入理解。

在過去的20年里,監管機構成功地應用技術監控和分析市場的領域是公共證券市場。如今,監管機構嚴重依賴證券交易所的交易報告系統以發現不尋常的行為,這些行為可以作為監管調查和執法的觸發器;例如,在重大企業事件發生之前交易內幕信息。證券交易所維護所有交易的數據,因此在宣布合并或收購之前尋找不尋常的交易活動是很容易的。這類活動隨后被調查可能的不當行為,這可能構成執法行動的基礎。這些系統說明了在危機前使用的RegTech 1.0。

自危機以來,這些系統由于缺乏有關在交易所進行的活動的信息而受到限制。鑒于目前許多主要證券市場的大部分交易都是通過電子交易系統(ECNs)和“暗池”(dark pools)進行的,這是一個明顯的擔憂。美國和歐盟的監管改革將通過強制報告上市證券的所有交易,不管這些交易是通過正式交易所或場外電子系統進行的。這些報告的要求也必須與監管機構內部的IT系統相匹配,以監視和分析這些信息。

監管機構一定要在他們的監管規則中應用這些方法。這是RegTech2.0出現的第二個因素。在網絡安全和宏觀審慎監管的背景下,我們看到了更多的例子。

5.2、網絡安全

金融網絡安全問題凸顯了進一步監管發展的必要性。的確,隨著金融服務業繼續發展為圍繞數字化的數據庫行業,受到攻擊、盜竊和欺詐的風險越來越大。同樣,全球金融危機突出了金融部門的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作用,使金融部門和金融穩定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是國家安全問題。

毫不奇怪,監管機構的這一重點領域日益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例如金融穩定委員會和巴塞爾委員會。除了金融機構本身對這個問題的關注之外,網絡安全也是金融業面臨的最重要的風險之一。 同樣,對于新的金融科技創業公司而言,網絡安全應該是一個關鍵問題,因為這些數據密集型公司通常對數據豐富的數字世界生活的理解或安全需求有限。盡管金錢的稀缺推動了安全保險庫和支付系統的發展,但數據豐富可能無法為企業創造正確的激勵(超出聲譽風險),并且可能明顯傷害消費者。

5.3、宏觀審慎政策

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前,審慎監管和金融穩定監管的重點是單個金融機構的安全和穩定。這是以這樣一種觀點為前提的:如果每家銀行的財務狀況都是健康的,那么整個金融體系也將同樣保持穩定。全球金融危機從根本上改變了這一觀點,因為有一個新的關注宏觀審慎政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20國集團的任務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金融穩定委員會和國際清算銀行將重點關注早期預警系統的發展,以防范導致金融危機的風險積聚,防止危機發生或減輕危機的嚴重性。宏觀審慎政策注重于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性,側重于內在聯系和時間演變的整體分析。

由于這一新的重點,越來越多的司法管轄區實施了新的制度框架以支持宏觀審慎政策,包括美國的金融穩定監督委員會和歐盟的歐洲系統性風險委員會。這些新的機構框架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金融穩定委員會和國際清算銀行一道,肩負著制定和實施宏觀審慎政策以支持金融穩定的任務。因此,宏觀審慎政策尋求利用向監管機構報告的大量數據,以確定模式并降低金融周期的嚴重性。

在確定未來金融不穩定的潛在領先指標方面正在取得一些進展。到目前為止的進展涉及對大量數據進行量化分析以尋找相互聯系和影響。金融機構和金融基礎設施提供者所報告的數據不斷增加并可用于這些分析過程。美聯儲、歐洲央行和英國央行等主要央行已經開始使用數據“熱度圖”來強調自動分析生成的大量數據(如壓力測試)可能帶來的問題。

盡管這些努力仍處于早期階段,但它們確實凸顯了未來RegTech在宏觀審慎政策方面可能的方向。與此同時,監管機構正不斷發現更多數據的需求。這導致對金融機構的報告需求不斷增加,進一步推動了對RegTech流程和集中支持服務的需求,以便用所需的頻率和所需的格式收集和生成所需的數據。特別是巴塞爾委員會(所謂的“BCBS 239”)已經制定了風險數據匯總和報告的要求,這些要求正在推動金融機構和監管機構的內部流程,并越來越注重接近實時的交付,希望能緊隨其后進行接近實時的分析。值得注意的是,金融穩定委員會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經認識到有必要協調具有系統重要性的金融機構的報告模板,以便使數據分析更加直觀。

雖然這些重要的進展是通過科技改善監管的第一步重要步驟,但它們凸顯了其他監管機構在專業知識、獲取技術和財務約束方面面臨的挑戰。它們還為更復雜的大數據工具(包括深度學習和人工智能)的應用奠定了基礎。

6、展望

隨著金融科技逐漸從資金數字化轉向數據貨幣化,金融監管框架需要重新考慮以涵蓋以前不必要的概念,如數據主權和算法監管。在這個階段,金融科技的可持續發展需要圍繞一個新的框架來構建,即RegTech。這將需要一個有序的方法。

從技術上講,RegTech的發展并不是主要的挑戰。主要的限制可能來自監管機構自身處理由此產生的大量數據的能力,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因為它目前正在限制只有少數擁有詳細測試計劃的申請者進入其監管沙箱。因此,金融監管機構需要采取協調一致的方式來支持RegTech的發展。金融市場和監管的協調具有悠久的歷史,鑒于金融科技初創企業的流動性,這種協調顯得越來越重要。

RegTech 2.0主要是關于簡化和自動化法規合規和報告;它是在不同的技術環境下發展的而不是今天快速發展起來的。在金融科技和RegTech的發展過程中,隨著每個共享數據中心的出現,它們正在進行一場漸進的聯合。這代表著從Know-Your-Customer方法到Know-Your-Data原則的模式轉換,這種模式雖然意義深遠,但仍需幾年的時間。在此之前,適當的、數據驅動的法規的設計和實施應能使積極的監管機構在不損害其授權的情況下處理創新。

例如,英國政府正尋求推動設計一種能夠動態適應新規則和法規的監管框架。其要求在合規范圍內降低成本的理由非常充分,RegTech似乎尤其有利于企業和監管機構。實際上,RegTech應該使公司能夠更好地控制風險和成本,監管機構可以從更有效的監控工具和模擬系統中獲益以評估未來立法改革的效果。

然而,在評估完全自動化監管和合規系統時需要平衡。此外,RegTech部門將繼續自我創新。盡管2008年后的監管要求仍在不斷變化,但展望未來,我們預計下一場金融危機將增加額外的需求層并促使企業開發新的業務模式,進而產生意想不到的風險。

總之,在過去的50年里,技術在監管中的應用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將2008年之前的演變定義為RegTech 1.0,這一模式受到全球金融危機的嚴重破壞。自2008年以來,新監管義務和新技術的結合形成了新RegTech2.0的第一個元素;使用技術來促進和簡化合規性。RegTech2.0的第二個要素正在出現,但仍處于早期階段,包括讓監管機構利用技術來改善監管。

展望未來,RegTech真正具有變革意義的潛力將是利用新技術重新概念化金融監管的未來。我們開始看到RegTech 3.0的某些元素出現了,技術進步改變了市場參與者和基礎設施,數據是共同的基礎。這種轉變的實際效果將意味著經歷從Know-Your-Customer思維到Know-Your-Data方法的轉變。

1560908574792026776.jpg


人妻熟妇久久久久久精品无码_性无码_艹屄视频_艹逼免费视频

<mark id="9zx3p"></mark>

<option id="9zx3p"><dfn id="9zx3p"><option id="9zx3p"></option></dfn></option><delect id="9zx3p"></delect>
<button id="9zx3p"><xmp id="9zx3p">

<button id="9zx3p"></button>

<mark id="9zx3p"></mark>

<mark id="9zx3p"><div id="9zx3p"></div></mark>

<mark id="9zx3p"></mark> <mark id="9zx3p"><div id="9zx3p"></div></mark>